.
  
|   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态科普   |   绿色生活   |   生态产业   |   专家会馆   |   生态省   |   绿韵图库   |   生态文化论坛  |
通知公告                   

热门新闻                   

     

首页 >> 首页内容 >> 热门文章
 
哥本哈根会议和中国生态经济

发布时间:2012-7-2 12:03:53 . 点击次数:2546

作者:卫建林   来源:生态海南网 .

 


哥本哈根会议和中国生态经济

卫建林

(2010年1月)

 

    至少20多年来,全球气候及污染、环境、生态问题,越来越成为各国关注的共同问题。除了里约热内卢环境峰会、东京环境会议这样一些议题集中的会议,可以说,任何一次联合国会议和具多国性质的或者跨地区的国际会议,多少都会从不同角度涉及这个问题。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各学科学者,都被吸引到这个问题的研究和讨论中来。相关文章和著作汗牛充栋。
2009年12月7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开幕。
    各国会前密集发布减排声明。英国《卫报》统计,会议开幕这一天,45个国家的56家报纸,发表了同样议题的社论。这被称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会议”“改变地球命运的会议”。英国《独立报》模仿北京奥运会的句式,提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议程”。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长德布尔说:“在17年的气候谈判中,从未有过如此多的国家,一起做出如此多的坚定承诺。”由于192个国家的1.6万名代表出席,也由于主要经济体和排放国领导人几乎将在会议最后一天同时到场,全球对会议寄予厚望。
    并非天下一团和气,似乎注定只有鲜花美酒。有些媒体看出,根据历史和现状,这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只消摘取丰硕果实就可以凯旋的会议。加拿大《多伦多星报》12月7日一篇专栏文章就说,这不是什么气候大会,而是一个经济的无声剧本——无关全球,而是美元。美国一家有点名气的环保网站GRIST预测,会议最大的紧张,将是富裕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对立。富国要高尔夫球场、每个街区的24小时快餐连锁店和星巴克,穷国会说:你们这些人靠烧煤炭200年富起来,现在想要我们放弃24小时供电,凭什么!这简直是一幅大亨开着豪华车,指指点点要穷人减排的漫画。《印度时报》说,应该记住,过去几百年,工业化国家把二氧化碳排放到太空,他们的增长形成历史债务,就像不得不还的金融债务一样,发展中国家应该得到补偿。非洲国家团结一致,会前已经提出600亿美元的赔偿数额。西方当然不会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如果气候变暖,谁将埋单?》,就说西方的补偿只能在最低水平。它的网站宣传,气候变化是一种自然发生的全球变化,甚至指责第三世界国家提出赔偿要求是一种“全球讹诈”。
    这次会议,成为一次谁也不愿意破裂、谁也不愿意让步让得自己国家吃亏的“巨型博弈”,在争吵中开幕,在争吵中进行,在争吵中落下帷幕。在重大问题上,第三世界空前团结,争先恐后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高分贝声音”,搅了西方早先设计的美梦。会议在通过一个框架性的、粗线条的、不具约束力的协议之后,于12月19日闭幕。
    会议期间的争吵在会后继续着。世界舆论出现少有的分化现象。西方主流媒体半是沮丧、半是嘲弄,说会议“距完全失败只有一步之遥”,12月19日这一天是“丹麦最冷的一天”。一些非洲国家说,“非洲被出卖了”。英国《每日电讯报》写道,南北国家根深蒂固地互不信任、人们对奥巴马的过高期许和强烈落差,以及联合国机制的低效,让这次峰会变得虎头蛇尾。
    这是一次当前国际社会围绕气候变化及相关问题进行大规模交锋的会议。南北矛盾成为会议焦点,问题集中于西方发达国家应该对全球气候变化及其灾难性后果承担怎样的责任——不仅是历史责任,而且有现实责任,应该向第三世界赔偿。有一种计算,当前第三世界国家实现减排的实际需要,为每年3000亿美元。在这次会议上,美国口称拿几千亿,又借口“太忙”,缺席12月11日的“关键方观点”新闻发布会。欧盟也说拿几百亿。空头支票而已。后来协议中的西方资金援助数额很少,技术援助停留于空谈,距离实际需要甚远,能否落实也令人生疑。这种状况,引起第三世界国家的普遍不满。
   “俄罗斯之声”电台网站12月20日的一篇报道说,这次会议的分歧不在气候,而在金钱。西方国家舍不得掏腰包,这是事实。但是另一方面,难道第三世界国家参加会议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要钱,只要西方国家慷慨解囊,一切分歧就会烟消云散吗?——这样的看法,也太小家子气了。第三世界国家从自己的深重灾难中已经普遍感觉到,西方开创的、强加给第三世界的发展模式,本身就是导致地球毁灭的灾难。西方发达国家及其发展模式,由此被送上这次会议的被告席。问题的症结,在于历史发展道路。玻利维亚驻联合国大使索隆强调,需要拟定一份类似《联合国人权宣言》那样的文件。这个发言不满会议仅仅提供一些数据,实际上涉及改变“全球观念”的问题。查韦斯等三位拉美国家领导人演讲,把全球变暖直接归咎于资本主义,赢得热烈掌声。这种声音,标志着人类认识的政治的新高度。
    这是一次第三世界在团结中勇敢地向西方国家及其主导的全球秩序发起挑战的会议。小国、穷国、地图上难以找到的国家,竞相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国家的新闻发布会吸引的各国新闻记者,数量不比西方大国少。苏丹代表迪阿平发言说,会议简直是要非洲签署一份“自杀协议”,我们不会接受1000亿美元的“贿款”来毁灭非洲。图瓦卢代表弗莱说,有人想给我们一点银子,“要我们出卖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未来”。沙特、马尔代夫、格林纳达等国代表的演讲声泪俱下。委内瑞拉代表卡尔德拉自残手掌表示抗议。还发生被称为“显示肌肉”的非洲国家中途离开会场这样的重大事件。
    哥本哈根会议将作为人类历史的一座里程碑载入史册。自20世纪末,西方全球扩张长驱直入、无往不胜的态势,在这里遇到强大的阻力。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导致的新自由主义寿终正寝、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大厦动摇的过程在持续。但是西方仍然处于世界秩序的强势和主导地位,第三世界的觉醒、团结和斗争,尚不足以根本改变这种局面和实现一种各国人民平等和睦相处的世界新秩序。在这种情况下,争吵不可避免,争吵而不破裂,通过一种各方都不满意、又多少包含了各自要求的、不具约束力的协议,是势所必然的事情。西方主导的现成秩序难以为继,对他们来说,这不是好消息。好在历史没有句号,且听下回分解就是了。
    西方一些势力给中国戴了不少高帽子。高帽子下面是陷阱。陷阱之一,是把中国孤立起来,离间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陷阱之二,是把中国和美国并列起来,“中美共治”之声不绝于耳。德新社12月19日的报道称,会议是一场“美中指挥”的世界合唱。日本《读卖新闻》20日有文章,标题就是《美中主导哥本哈根协议的制定》。法国《回声报》21日发表《当中国显露自己的时候》,说这种显露,就是与美国“平起平坐”。陷阱之三,是闭口不谈中国经济发展的困难和为实现减排目标付出的巨大代价,甚至把全球气候变化的责任推给中国,以图进一步加重中国的负担,制造对中国的过高期望,在这种期望不能实现的时候,就激起对中国的猜忌与不满。
    会议开幕当天,德国《明星》周刊以《谁让世界变脏》为题,发表《全球气候第一罪人》,矛头首先指向中国。会议闭幕当天,英国《卫报》又刊出文章,标题是《中国最后成了有用的替罪羊》。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22日文章援引他们一位教授的话,说中国“在哥本哈根会议上的角色被视为是负面的”。英国官方人士干脆不顾绅士风度,由他们的能源和气候变化大臣米利班德出面,硬说中国和苏丹、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古巴一起,“劫持哥本哈根气候协议”。
    没有实现预想目的,没有得到预想利益,以致恼羞成怒,上演了这样一出闹剧。但它还有点用处:就是使人们从反面看到中国在这次会议上的重要作用。中国站在第三世界一边。西方一家说了算的历史,该结束了。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在大会上发言,挖苦西方那点可怜的援助资金,不够第三世界穷人买棺材,成为会场不胫而走的名言。中国公布高于美国、日本的减排目标,得到世界的尊重和赞叹。一些媒体认为,“中国抢占了道德和正义的制高点”,“赢得了政治加分”。
中国希望西方发达国家自身大幅减排,积极向第三世界提供必要的资金和技术转让。历史把它们摆在承担这种义务的位置。西方国家无休止地谈论减排,但是自己所做远不及中国。
    中国公布的目标,是2020年实现国务院制定的单位GDP减排40%~45%。实现这样的目标,根据一些专家计算,GDP损失可能接近6000亿美元。除直接的GDP损失外,还应考虑社会成本。如果不认真实行减排,或者降低减排目标,将会怎样呢?那可能是资源、环境、生态状况的继续恶化,同样意味着巨大的损失。这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两难局面。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循着已经实行的工业化道路和经济模式,减少化石燃料排放量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量,成为中国面临的艰难而紧迫的任务。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西方一方面拒绝承担历史责任、向第三世界提供必要的减排所需资金和技术转让,一方面又利用经济技术优势,为第三世界减排和发展安排新的陷阱。美国国会2009年6月通过一个《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授权政府对出口到美国的高耗能产品征收二氧化碳排放关税,一吨二氧化碳10~70美元。你向他出口,他就收这样的税。美国政府宣布,这个法案自2020年开始实行。这造成一种局面,强制要求那些向美国出口产品的国家,必须从现在起,就大量地、连续地购买相关的美国技术和设备,以保证它们的产品符合美国的标准。
    有学者指出:第一,此举首先指向中国;第二,这是一种制造永久附庸地位的举措。
    中国必须发展。中国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必须逐步提高。需要废止不适合中国国情,只从极少数人利益出发的,野蛮掠夺和破坏资源、环境、生态的发展道路。唯一的选择,只能是适合中国国情,从中国最大多数人利益出发的,保护资源、环境、生态的发展道路。
    这里提出一个关于人类同自然关系的哲学问题。人类从自然中产生,又在自然中存在和发展,既不是自然的敌人,也不是自然的奴隶,而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发展的历史,是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在实践中逐渐认识和把握自然规律,在自然规律的范围内,造福于人类、促进人类自身发展的历史。人类的发展,从个人的生老病死到生产力的进步和社会的更迭,属于自然的新陈代谢。自然界也有自己的新陈代谢规律。
    马克思写于不同时期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共产党宣言》《资本论》,都涉及生态问题。基本的观点是,资本主义把自然物变为私有财产,资本积累的逻辑无情地制造了社会与自然之间、社会自身和自然界自身新陈代谢的断裂,切断了自然资源再生产的基本进程。资本主义把自然作为无尽盘剥掠夺的对象和进行社会统治的工具。
    这一事实甚至从哥本哈根会议的新闻中,也已经显露出来。日本《朝日新闻》12月20日的一篇文章,就题为《在自私面前环保倒退》。此外还有关于会议的问题不在于气候而在于金钱、在于美元的议论。资本主义恰恰是一种滋养、倡导自私崇拜,以此作为其世界观、价值观和制度轴心,把极少数人无限膨胀的金钱追求和奢侈消费,置于绝大多数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和自然新陈代谢需要之上的社会制度。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党的科学发展观注重人与自然的协调,理所当然地对中国生态经济的发展,具有指导的地位。
    邓小平同志说:“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实现中国生态经济的发展,需要根据中国国情引进世界先进经验、先进技术,但是问题的根本解决,还在于中国人民自己的探索和奋斗。中国有“天人合一”的文化传统。坚持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坚持我们优越的社会制度,中国人民总能够走出困境、开辟出新的天地。
    几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个经济文化研究中心在山东的调查表明,土洋结合,大中小结合,开发低污染、不增加碳排放而又可再生的生物质能源,农村的户、村、镇、县已经完全能够形成可再生供给体系。重庆市正在实行一个2008~2017年建设“森林重庆”的十年规划。
    在举办这次以“生态文明·绿色崛起”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海南)生态文化论坛前夕,我们还欣慰地从新华社的报道中得知,海南省也在利用自己的优势,着手探索建立低碳经济试验示范区,而且在生物、能源作物、沼气、风能开发等方面,业已取得重要的成果。其中包括:建成6万吨的生物柴油生产线,成为全国第一个以小桐籽为原料的生物柴油生产线;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培育出极具发展潜力的能源作物——木薯的多个新品种,这些作为乙醇原料的木薯,可以在长江以南广大地区栽种;使用投入的农村沼气池,一年增收7亿元,减排二氧化碳256万吨,节约木柴150万吨;等等。
    可以预期,深深植根于中国人民历史上创造性的实践,总结我们自己多方面的经验,走出一条造福于全国人民、为世界进步作出新贡献的生态经济之路,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发表评论:(点击查看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 网站管理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主办单位:海南省生态研究院/海南省生态文化研究会

制作维护:生态海南网络信息中心 电话:0898-65381099 65381098

传真:0898-65344659 邮箱:E-mail:sthn@163.com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府路59号省政府1号办公楼413室 邮编570204

社会新闻-省内新闻
社会新闻-省外新闻
社会新闻-国际新闻
生态新闻-省内新闻
生态新闻-省外新闻
生态新闻-国际新闻
绿色崛专题报道
环境保护
科普动态
科普常识
动物趣味
植物趣味
自然保护区
新能源
健康饮食
养生保健
生态人居
户外休闲
家庭医生
上班一族
生态旅游
生态农林
生态文化
生态经济
生态海洋
研究会动态
专家领域
研究会政务
机构职能
计划总结
应急管理
规范性文件
行政执法
办事指南
政策法规
理论文章
它山之石
生态省大事件
生态省总结报告
生态相关图片库